主页> > K诗生活 >不要将XXX政治化 >

不要将XXX政治化


2020-06-14

不要将XXX政治化

香港人经常讲,不要将XXX政治化。以华人社会来讲,是很特别的。中国人就不会这样讲。新中国人很习惯「政治化」。满街的政治标语、学校的政治教育,渗入日常语言的工农兵战斗语言、领导先走、人情关係……中国人习惯得很。

即使是传统中国,也没人会讲去政治化。孔子说:「政者,正也。」实质要正,名义要正。周公建立的阶级人伦秩序崩解,孔子救时的药方是「正名」,整套学说,承接周公以来人伦政治不分的一元观念,整套就是政治论述。因为「圣人以神道设教」,周公之后的中国传统,关注的东西,由卜巫变成俗世,兹后对形而上的讨论几乎断绝(直至佛、道兴起)。

道家也讲政治,老子就讲得很多,那是小国寡民、虚空寂静的道术,比起道家的左翼——庄子,也是希望解决政治困难的。老子极强的政治性,还开出了法家一系,所以史记将老、庄、申不害、韩非,合写一个列传。法家的统治术,就有很多道家的变型。墨家以佣兵之姿救世,亦是政治的。

中国的菁英,从来都是政治的,而香港则完全相反,去政治化是香港始终的菁英风情,甚至信仰。

这是可以解释的。中国人很早就明白,政治是生活的始终,而不是有人格的天神或上帝保守与否。所以古往今来,中国人都很政治。《红楼梦》都很多政治,食一餐饭,家族那幺大,就已经好多政治。

而香港人则不然,厌恶政治,深信能够远离政治而活得好,这是香港作为殖民地的思想DNA。殖民地之相对,是首都,一个metropolis。殖民地是外地、是工具、是过程;首都是内地、是目的、是始终。殖民外地,是为了内地的利益。殖民地的政治,则被转移到内地、移植到首都。

殖民地有港口、有原料、有臣民、有市场、有资财,但没有政治,因为殖民地的政治中心,在它的「内地」。

殖民地是一个工具,好像一个螺丝批。香港人坛长研究螺丝批的形状、原料、重量、大小,这就是殖民地一直以来训练的工具理性。但是谁拿着这个螺丝批,这个螺丝批要来做甚幺,兴建甚幺,兴建了有甚幺利害,一切的前因后果,已经超出了工具理性(get the job done)的层面,而进入了政治的层面,甚至涉及价值判断。

香港人精于世务,而绌于全局和价值判断。工具尤如大树的树干,但其一切的原动力,在于埋于地底的根茎,而这根茎,是人的私求、国族的公益、权力的分配、政治的治乱。

香港人精于小数目,等于肌肉发达;但绌于思考,则是一个萎缩的脑袋。

一百七十多年来,英国人摘除香港的大脑、转移其权力主体,使其变成一块充满营养的肌肉;但因为肌肉本身没有神经迴路,所以它不会觉知到自己的存在,也不会悲哀、快乐,求自立,使自己的存在名实相乎。

因此,一百七十多年来,香港没有革命;而中国大乱。香港的大治,深藏今日之乱。中国的大乱,其实是中国人的神经迴路在思考、求权力意志的表现。最终,香港人变成了工具,被任意操控;中国人虽然斗到打到一穷二白,但他们有政治(纵然是损人不利己的政治),他们是实有,而香港是虚空。

所以香港人没有资格看不起中国人。因为一只八爪鱼的头,虽然不及哺乳动物,但还是藏着一颗脑袋的;牠的触手就算多有力,还是要听命于神经和意志。香港的高级中产,医生、律师、工程师;留学了欧美,有了「国际视野」,但只是那条触手,还不及湖南一个随处大便的乡下青年,因为他有政治和斗争的大慾。
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